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同居关系 >> 文章正文
同居“性”福能走多远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同居“性”福能走多远 
 
 
 
 
    小雨与同窗恋人翔同居两年,其间多次流产,已使她对床第之事越来越淡然惧怕。为对自己的前途负责,也为了让体弱的双亲省心,她曾多次催促男友将婚事提到日程,可是翔以还没攒够房钱为由推拖着。
  后来翔提出到南方发展,说站稳脚跟后就接小雨过去。谁知半年后,“失踪”数日的翔一个电话告知小雨另觅归宿。小雨懊悔当初没有守身如玉,终使自己为昨日黄花。

  想当初相恋的第一年,骨子里传统保守的她,左躲右闪,退避三舍地应对年轻欲盛的翔,一心想等到瓜熟蒂落的那一天,尽享洞房花烛的甜蜜。那时翔虽笑她像个不合时宜的老古董,却也把她当作手心里的宝一样,呵护有加。

 

  大学毕业后,两人都分别找到了工作。翔在单位附近租了一间房。细心敏感的小雨想到情欲旺盛的翔多少次冲动的边缘行为,迟迟不肯前往。

  可是有一天,翔在电话里病怏怏的求助声把她轻易地召唤了过去。谁知翔一见到小雨,就霍地从床上跃起,死死抱住小雨说“你把身子给了我,我的病很快就会好……你要真的爱我,就应该用行动来证明……已经相爱了,还有什么不能逾越……”在翔决不背弃的信誓声中,小雨已无力反抗。

  从那以后,翔提出小雨与他同住的想法,小雨觉得既然已经与他成为事实夫妻,也就没什么距离可保持了,最终同意开始同居。其间,小雨数次怀孕,人工流产使其身体很虚弱,可翔依然性致勃勃,要求不断。

  两年同居生活,带来的是心理上的莫名厌倦与生理上的侵害,小雨向翔提出想要结束同居生活时,向往的已不是曾经梦想的爱巢,而是为了完成某件人生任务,对自己对家人有个合理的交代而已。可是,这个祈望也最终落空,曾经的痴爱情愫化做伤感的青烟,归逝于苍穹……

  经人介绍,小雨认识了有些木讷学究气的洪。恋爱一年,决定步入“围城”。可洞房花烛夜,洪没见红,大失所望,并冷言说“看起来很传统内敛的你,居然也不是。怪不得说现在处女越来越少了呢”。小雨不敢如实相告,怕失去洪,谎称是十来岁时从自行车上摔下弄破了处女膜。洪未必相信,但嘴上不再说什么了。

  可是,糟糕的是,小雨婚后几年都不孕,跑遍各大医院求医吃药,都不见效。医生诊断为因人流过多影响了生育能力。小雨陷入了绝望的深渊,哀痛不已。良心上觉得对不住无辜的洪,遂就向他坦白了一切。洪听了小雨的交代似乎并不吃惊,只冷冷地说:“原以为能传香续火也就罢了,你知道我家是三代单传么!”

  小雨犹如孤魂般又孓然一身。想想婚前的“性”福还是慎行,有时候是赌不起的,遇到不负责任的男人,最终受害的是女人自己。就像《圣经》中伊甸园里的蛇,引诱夏娃偷吃了禁果,最后没有好结局。

  现今看到周围不孕症越来越多,有些为了自身名声口口声声说要“丁克”,男方不轻言苦衷,女方有口难言,细究探底,至少有一半女子竟是吃了婚前同居之苦果!

 给同居一个“合法”的规范

陆杰  

  黑格尔的名言“凡是存在的都是合理的”曾经引起了不少人的误会,其实这个“合理”说的是有其合乎逻辑的原因,并没有通常意义上所说的“合理”这个词汇的褒义色彩。如今社会上一定范围内存在的非婚同居现象也一样,都有合乎逻辑的产生原因。但如果用这样的理由来解释同居,似乎婚姻的“合理”从数量上来说更为充分、从时间上来说更为悠久。

 

  实际上,这样的解释都是不成立的——既然存在是合理的,就不能以存在的普遍性和时间长短来衡量其合理性的大小,真正的情况应该说“凡是存在的都是合理的”,所以当今社会上同居和婚姻并存的情况一定有其合乎逻辑的社会原因。和婚姻一样,同居并非尽善尽美,但同居却承受了太多不该承受的指责,比如说某大一学生为给同居女友堕胎借钱未果后、在湖北持刀抢劫一事,卫道士们恨不能高呼“同居误国”,但我们理性地分析一下就会发现,以一个大一学生的经济实力,即便是婚内堕胎他又有这个经济基础吗?这个事件描述的要素应该是没有钱堕胎又借不到钱、然后去持刀抢劫,与同居又怎能任其咎——正如我们不能因为有人为了筹钱结婚而去盗窃就说这是婚姻的恶果一样。

 

  争论同居是否应该存在是没有意义的,只要不妨碍他人自由、不损害社会利益,选择同居和选择婚姻具有同等的权利,非当事人也没有权利以“看不惯”等所谓道德理由来决定不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但同居在理论上的合理并不能掩盖实际生活中带来的问题——婚姻也同样会带来问题,所幸的是婚姻有《婚姻法》等一系列法律法规作为仲裁依据,而目前尚没有一部法律用来规范同居,所以在问题产生的时候无法可依——这也成了卫道士对同居进行口诛笔伐的重要理由,即便司法机构依据民事习惯采用推论的方式裁定纠纷,那也最多算是“大老爷升堂”式的人治行为,和法治的方向还是背道而驰。

 

  到底应该根据当前的事实婚姻状况来修正法律还是应该用现有的法律来规范事实婚姻?这个问题的争论已经古老得锈迹斑斑——《史记·商君列传》中记载了商鞅和甘龙的一段类似的论争:“卫鞅曰:‘……圣人苟可以强国,不法其故;苟可以利民,不循其礼。’……甘龙曰:‘不然。圣人不易民而教,知者不变法而治。因民而教,不劳而成功;缘法而治者,吏习而民安之。’”我们不能说商鞅“变”和甘龙的“不变”谁更有道理,不同的情况下有不同的措施,结果才是最有说服力的考量标准。既然不能抵抗这种潮流,又何不顺应这种潮流、因势利导把情况引向尽可能的好?法律权威的一个重要支柱是没有例外,况且同居这种社会现象已经具有较大的社会基础了,即便对于不认同它、认为它“坏”的人来说,建立完善的法律规范也最起码可以阻止“坏”向“更坏”去发展。

  同居也是一种社会契约,所以在立法的时候同样要考虑到这个社会契约缔约方的全面利益。生育、财产、相互责任等方方面面的问题在同居中变得更为复杂,这在世界范围内都是法学上的一个难题,很难用一刀切的方式来进行简单的划定,急功近利的冒进结果往往是欲速则不达,所以针对同居的立法工作还依然任重而道远。

 我们的同居和性无关

  在很多人眼里,“同居”一度就是性行为的文雅说法。日本出现的无性婚姻,曾经令人感叹世道不古。现在,上海男女白领们却时尚着无性同居。

  SUM和LIYE同居在一起已经很长时间了。早在两年前,SUM和LIYE就同居在一起了,他们有可能是上海滩上无性同居潮流的鼻祖,而且到现在还根本没有分居的意思。

  LIYE毕业于上海外国语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外资广告公司搞美工策划,SUM和LIYE在同一家广告公司搞平面文案。广告公司里平面文案和美工策划是水乳交融的两个岗位,彼此的工作需要经常的沟通和切磋。遇上急的业务,时常会沟通到深夜。SUM当仁不让的是护花使者,出租车深夜从公司开到LIYE家,也要半个多小时,SUM打的回家同样得花上三四十分钟,非弄到凌晨两三点钟才能上床,时间一长令LIYE心生内疚。

  后来,LIYE他们所在的公司为了适应工作弹性制的需要,搞起了“SOHO”的上班方式。尤其对从事美工策划和文案工作的LIYE和SUM来说,更是只需一周到公司一次开会就可,其余时间都在家里上班。高兴劲头尚未完全过去,麻烦又接踵而至,首要的冲突就是无法及时、有效和彻底地沟通创意了,即使可以用电子邮件或电话传递信息,但总不如人在同一个空间里交流起来方便,尤其是美术构思又岂是言语能够一言以蔽之的?

  LIYE和SUM心有灵犀地想到了一起:合租一套公寓。同居在一起,既是“SMALL OFFICE”,同时又是“HOME OFFICE” ,还满足了自己追求独立的愿望。

  SUM藏着秘密,自然更能感受到两人同居的快乐。SUM的秘密是,希望能够和LIYE有进一步的发展。SUM笑着说:“两人日夜呆在一起,相互了解的机会当然要多出许多。前几年流行试婚,但试婚不成功对男女双方都是伤害。而无性同居,既可以达到试婚一样的了解目的,又能避免伤害对方。”

  小金与小蕾也是一对成功的无性同居者。小蕾先搬进来住了一阵,感到独居生活的无聊,而小金的加盟使生活顿时丰富起来了。既非情侣又非姐弟的他们相处得融洽愉快,小金说,主要是靠他们相当的素质和互相的理解。

  小金完全将小蕾当作了一位人生难得的红颜知己:“当然,红颜仅仅是精神上、音乐领域的。”小蕾的男友到日本去了好几年了,但他们俩的感情深远,每周二他总不会忘了让快递送来一大束玫瑰花。小金也有自己的女友,还时常来和小蕾共餐。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情如姐弟并不表明不需要自觉。除了卧室,客厅、阳台等其它的空间都属于亲密相处的空间,小金和小蕾时时刻刻注意自我约束,不可避免地要靠一些公共法则来维持,但公共法则不言而喻都是约定俗成。由于两人对音乐的共同爱好,约定俗成的公共法则中没有对享受音乐的限制,无论谁把音响开得震耳欲聋到天明,另外一个人也不会有所不悦,反而会一同投身其中。

  据国外一家权威咨询公司对上海租房市场的一次调查表明,上海的租赁大军已经超过150万,其中月收入在2500元以上的白领人数约在30万左右,超过85%的白领表示能够接受和比较谈得来的异性合租(如:同事、好友等)。他们认为,男孩的活力和女孩的细致较好地互补在一起,生活一定更加美好。无性同居,既能减轻个人的经济压力,又比一个人独处有意思得多。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新加坡离婚有多昂贵?
·澳大利亚的同居与结婚有..
· 中国驻新加坡大使馆..
·离婚协议有效吗?
·再婚老人遗产继承纠纷案..
·香港離婚法律簡介
·2007年军队转业干部安置..
·宁静夫妇公开婚姻生活
·刘墉与毕薇薇牵手三十年..
·女方提出离婚,男方因财..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