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名人爱情 >> 文章正文
沈丹萍十六年幸福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沈丹萍十六年幸福


 
    沈丹萍在80年代初因饰演电影《被爱情遗忘的角落》中的荒妹而走红影坛, 曾获得过中国电影
“百花奖”最佳女演员奖。

  1984年,在她演艺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她承受了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嫁给了德国人乌韦,当
时引出了许多喜欢和关心她的人的种种猜测。

  到现在她和洋丈夫已幸福地生活了16年,在这里,她和丈夫给我们讲述的这 些生活细节,也许
能让所有人体会到创造幸福婚姻的关键所在。

婚 前

  爱情来临是浪漫的;恋爱过程是秘密的

  △爱情开始在什么时候?是一见钟情吗?

  沈丹萍(简称沈):我都忘了。

  乌韦(简称乌):是1983年12月15日,她要考虑考虑,我马上能说出来。我那个时候感觉特别
孤独,住在北京友谊宾馆,偶然的机会,请几个朋友吃饭,其中有一个朋友和她一块来。

  沈:我好像是第一次跟一个外国人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我当时23岁,第一 我特别小,第二我
特别惧怕,第三我的家教特别严,不可能想到跟一个外国人会有什么关系。第一次见面,可以说我
一点感觉都没有。

  乌:她不能想到跟一个外国人,我能想到我跟一个中国人。我希望我能再跟她见面,如果不能
见面,我起码要一点她的头发,所以我就拿一个剪刀,“咔嚓 ”剪了她一点头发。

  沈:他说他很喜欢我,见不上面,跳不上舞,那我能拥有一撮你的头发也行 。所以他就把那撮
头发包在一张纸里面,天天对着头发自作多情。

  △恋爱的过程像搞“地下工作”,压力来自于哪里?

  沈:结婚和恋爱应该是件非常非常幸福的事,可我当时是处在一种要崩溃的 边缘。因为当时我
们家知道这事以后,我妈妈觉得不行,我爸说他不是人贩子就 是骗子。我妈说中国小伙子那么多,
都那么帅,干嘛找一怪物?她觉得外国人都 是怪物。

  还有我妹妹,从小就特崇拜我,她觉得姐姐事业上那么好,然而现在居然能跟一个外国人“鬼
混”。当时她就跟我说:“姐姐,你知道外国人和中国人这样在一起是什么行为吗?”

  当时情况是,结婚写的申请报告,我们团一直不批,就好像他是特务什么的 。那会儿,像普通
人谈恋爱,一个电话“我想见你”就来了,或者是“亲爱的, 我特爱你”之类的,当时我们打电话
只能说“你是乌韦同志吗?”“对!”“你 是沈丹萍同志吗?”“对!”“你吃了吗?”“吃
了!”“你喝了吗?”“喝了 !”最多只能说这些来寄予自己对对方的思念。根本不可能有更多的
约会。有保 安、有跟踪你的人,好像外国人跟中国人在一起,那时候就是不正当的关系。

  乌:我住的地方有两个房子,我们两个人在一个房子说话,另外一个人在第 二个房子看电视。
他是作为我们的掩护,挺浪漫的。

  沈:更多的时候是好多个朋友来陪我们,在北影的一个10平方米的房子里, 我们俩在一边说,
其他人在另一边说,我们就这样谈的恋爱。

  乌:前两次见面,有人就说:“哇,她很有名!”但是我没在意。那时候我 每个月都订《大众
电影》,后来我发现有一个封面上的女孩子很漂亮。

  我们第三次见面她给我讲她拍的一个电影故事,我想“那个封面是不是她? 故事里她在农村背
一个草筐,好像就是她!”

  我当时心里特高兴,向往已久的美女终于来到了身边。有个好朋友说过女演员一般不太稳定,
尤其是像她当时那样有名,太危险了。

  当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危险,因为我相信我自己看到的。我看到她会做饭, 记得当时地方特别
小,也没有做饭的地方,地上有一个很小的电炉子,因为油烟 ,所以她戴着一个帽子,把头发塞到
帽子里去,然后蹲在地上做饭,样子挺可爱 的。

  她做的饭还挺好吃的,最好吃的就是她做的锅贴。后来她哥哥跟我说:“沈 丹萍会做锅贴?不
可能吧!”我很喜欢她,但我的签证在认识她几个月后就到期 了。

  沈:我当时爱得挺疯狂的,我跟我们家已经脱离关系了,还承受了那么多压 力。我要跟他结婚
吧,就肯定要跟他走,就可能要离开中国,因为他的签证到期 了。   我当时在电影学院是个好
学生,在学校时就已经拍过很多戏了,片约也特别 多,我面临着到底是选择婚姻爱情,还是选择事
业?这是非常严峻的选择。

  但这两者都是我最爱的,我觉得生命的一部分是爱情,另一部分是工作。可 又牵扯到他要走,
所以最后在爱情和工作之间我还是选择了爱情。

婚 后

  和普通家庭一样有争吵、有矛盾;忍让、理解是获得美好婚姻的钥匙

  △面对东方和西方文化的差异,怎样解决一些实际生活问题?

  乌:我不跟她吵架,是她跟我吵架。

  沈:他是反向思维,吵架的时候说不清道理。一个外国人跟中国人吵架,他 中文肯定不行。反
正吵架的时候肯定是我厉害。

  乌:我很可怜。那个时候她很激动,我说:“嗯,好像……”她会说:“你 不要好像,有什么
好像的!”

  沈:这是中国的逻辑。

  乌:我不在家的时候,老太太(沈丹萍妈妈)接电话,然后跟她报告,有多 少女人给乌韦打电
话。她(沈丹萍)告诉我,觉得挺好玩的,但老太太绝对不知 道她跟我讲了这些事。因为如果老太
太知道,会很没面子。

  但反过来,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事情,她一个人在家时,老太太跟我报告过有 多少男人给她打电
话。

  沈:乌韦经常当着人,不管是什么场合,他老夸我特别好。有一次我们俩在一个剧组拍戏,他
也总说:“就是沈丹萍最好。”有一天有一个人跟我说:“沈 丹萍,你能不能跟你丈夫说,不要老
在我们大家面前夸你了,我们都不习惯了, 觉得挺恶心的。”

  后来我就跟他说,你别再当人面夸我了,人家都说咱俩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觉得特别
不好。他就不理解,说我夸奖我的妻子有什么错?

  我说中国人不习惯这一套,比如说你带来一位你的女朋友或者你的太太,别 人出于礼貌,说你
的太太很漂亮。那你该说“噢,年轻的时候还行,现在老了, 不行了。”女的还会点头说“是是
是。”他跟我说这要在欧洲,那女的可能会抡 她丈夫一巴掌,“什么我老了,我现在不行了!”

  乌:我有一个朋友,他的夫人特别胖,记得有一次他给我们表演他夫人胖的 样子,他说:“我
有的时候跟她跳舞,说‘哎,这都是我的,都是我的!这个胖女人都是我的!’”

  沈:像我们觉得太胖的人就是一种畸形,或者觉得这个女人很丑陋,这个朋 友却没有。他说:
“我跟她跳舞的时候特别幸福,我就说‘哎呀,都是我的!’ ”我当时特别感动,因为那个女人可
以说是很丑的,但那丈夫就爱这个女人,爱着她的丑陋都觉得幸福。我觉得特别感动。

  △如何面对各自的喜好?要不要改变自己去适应对方?

  沈:生活中对对方喜好的东西有时会产生一种不喜欢的感觉,小的矛盾肯定 会有。但是我们不
会把对方喜欢吃的东西采取扔掉等极端的做法。

  人们在羡慕我,甚至羡慕我的家庭,羡慕我的孩子,羡慕我的丈夫时,说很 多赞美的话,我有
时就在心里暗暗地冷笑,心想,你们知道什么,在我的心里我 忍让了多少,我付出了多少!我特别
不爱吃奶酪,现在也能吃了。

  还有我特别不喜欢吃西餐,我现在也能吃了。我觉得双方之间真的是要忍让 ,要理解。以前年
轻的时候吵架,就非得吵出一个谁胜谁负,现在也不了,有一个台阶,连滚带爬顺势就下去了,我
们俩都是这样。

  夫妻之间我觉得不是他让你,就是你让他。要不然你俩肯定得离婚,得打架 。

  反正我觉得坚持这样就是美丽。因为这个人可能不好,你跟另外的人,跟另 外的人还会出现问
题。

  所以我觉得夫妻之间的这种责任、理解、宽容和忍让占了很大一部分,我觉 得做一件非常完美
的事情的同时,牺牲是一定会有的。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澳大利亚的同居与结婚有..
·新加坡离婚有多昂贵?
· 中国驻新加坡大使馆..
·离婚协议有效吗?
·再婚老人遗产继承纠纷案..
·香港離婚法律簡介
·刘墉与毕薇薇牵手三十年..
·2007年军队转业干部安置..
·宁静夫妇公开婚姻生活
·女方提出离婚,男方因财..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